医疗纠纷的“消防员”
发布日期:2020-07-22 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崔玉林 作  者:

医疗纠纷的“消防员”

——记全国模范人民调解员、河南省范县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主任刘经洲


    提起河南省范县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主任刘经洲,范县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王森赞不绝口:“自从成立了医调委, 再也没有发生过因医疗纠纷围堵县委、县政府的情况,刘经洲功不可没。”范县各医院院长也深有感触:“多亏老刘这几年辛苦调解,不仅帮我们灭火救急,还提高了我们医护人员的风险意识。”

    从范县医疗纠纷鉴定委员会退休后的刘经洲,积极发挥余热,2013 年被范县人民调解中心聘为县医调委主任。从事调解7 年来,刘经洲全天候待机, 随叫随到,并坚持“法律释明、道理讲明、事实摆明、责任划明”的调解思路,调解医疗纠纷175 起,成功调解疑难复杂医疗纠纷95 起,调解协议履行率100%,无一例上访,无一例民转刑案件。刘经洲因此荣获“全国模范人民调解员”“全省优秀人民调解员”等荣誉。

用专业浇灭当事人“心头火”

    调解医疗纠纷时,刘经洲时常遇到医院以患方不同意做医疗事故鉴定或司法鉴定等为由拒绝承担责任,或者患方狮子大开口,以闹解决诉求的情况。面对此类医疗纠纷,刘经洲始终坚持人民调解中立立场,在没有鉴定结果的情况下,用自己的专业优势,拨云见日,浇灭当事人“心头火”。

    “ 打完针, 一天不到孩子就没了,卫生院必须得给个说法⋯⋯”哭诉声、吵架声响彻某乡卫生院大厅。2017 年3 月, 王某带两个月大的婴儿到某乡卫生院打预防针, 当晚11 点, 孩子面色青紫、口鼻出血,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家属无法接受,以疫苗有问题为由聚集在医院,把孩子尸体放置门诊大厅,要求卫生院给个说法。接到卫生院电话,刘经洲马不停蹄赶往现场。“ 人死不能复生, 闹解决不了问题, 请相信我, 一定给你们一个说法。”安抚好家属,刘经洲冒雪到患方所在村庄走访调查,了解到孩子半月前因先天性心脏病在市医院抢救11 天,后因经济不支家属放弃治疗。他又驱车去市医院查明事实详情,经咨询儿科专家, 证明孩子是因心脏病猝死。一切了然于胸后, 刘经洲召集双方,指出患方有意隐瞒孩子病情, 孩子心脏病恶化是致死的直接原因,打预防针与孩子死亡没有因果关系。在铁的事实和证据面前,家属放弃了索赔。一场因疫苗接种引发的婴儿死亡纠纷被成功化解。事后, 医院领导感激地说:“是老刘替医院洗刷了不白之冤啊。”

医疗纠纷的“消防员”                                       刘经洲

24 小时待机服务

    刘经洲不仅擅长“ 灭火”, 还擅长“救急”,为让群众能及时联系到他, 他24 小时待机, 为群众提供“全天候”服务。无论白天晚上,他随时接待群众咨询,有时大半夜接电话,一讲就是一两个小时,却从未有过抱怨。

    “输完液人就没了,卫生院不想担责任,你们管不管?不管的话,明天我就去找县领导,让媒体曝光!” 去年11 月某天, 何某的父亲白天在某乡卫生院输完液后,晚上突然死亡。当天半夜,何某聚集亲友到卫生院闹事讨说法,刘经洲接到家属电话,即刻赶往现场。“医闹已入刑,大家千万别冲动行事。” 一到现场,刘经洲便晓以利害及时缓和家属情绪,很快家属的怒气平息了许多。随即刘经洲调取证据、召集双方调解,待双方心平气和就责任划分达成初步意见后,才结束此次调解,并建议双方各自回去计算各项费用。一天忙完,已是晚上8 点。“叮铃铃,叮铃铃⋯⋯”晚上11 点,入睡不久的刘经洲又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刘主任,你白天讲的我们没记住,你能不能再讲讲,我方具体都能索赔哪些费用?”“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解释》,你们可获得⋯⋯”面对患方家属的咨询, 刘经洲耐心回答,等对方挂断电话,时针已指向凌晨1 点。刘经洲就是这样,一有当事人求助, 便顾不上时间早晚。

    刘经洲身体不好, 孩子都在市里住, 但他为方便调解, 坚持住在几十公里远的县城, 即便生病也不忘调解。见刘经洲辛苦奔波却乐此不疲,周围人不理解,“每天这么折腾自己, 图个啥?”刘经洲笑道:“我和医疗纠纷打了一辈子交道,能为构建和谐医患关系出点力我高兴。”

    2018 年10 月, 范县某医院为一患者做手术时发生医疗事故, 患方要求医院赔偿100 万元,双方僵持不下,遂向刘经洲求助。那几天,刘经洲正值心脏病复发请假在家,接到医院电话后,他不顾身体不适, 立即赶往医院。在查明事实, 邀请医疗专家讨论分析、划分责任的基础上,刘经洲依法依理地做双方工作,逐渐拉近双方距离,最终双方达成协议: 院方一次性赔偿患方36 万元。而调解协议签完后,刘经洲却因心脏病加重躺进了医院。

    作为党员调解员,刘经洲始终把入党誓词牢记心中,在群众需要的关键时刻,不顾危险,敢于逆行冲锋。

医疗纠纷的“消防员”刘经洲调解医患纠纷

    “老刘快来帮帮忙!”今年大年初三,刘经洲正和家人过春节时,接到了县110 指挥中心打来的电话。一名孕妇在范县某医院生产后,新生儿死亡,家属在医院聚集,把新生儿尸体放在医院,还准备上访。此时院方正全力投入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想到纠纷若不及时处置,将会影响到医院医疗秩序和疫情防控,刘经洲不顾危险,匆匆赶往医院。

    到达现场后,刘经洲先向家属说明当前疫情防控的形势、影响医疗秩序的后果和维权的正确方式,而后引导双方各选出两名代表参与调解,其他家属居家隔离,并把调解现场转移到县调解中心,使医院能全力投入防控工作。随后,刘经洲到医院了解详情,与医护人员座谈,反复与双方背对背、面对面调解,最终双方在正月初五签订了调解协议并当场履行。调解期间,刘经洲连吃三天泡面,睡在办公室。范县调解中心主任李庆生说:“为了疫情防控大局,刘经洲在困难和任务面前表现出的勇气与担当令人敬佩,从他身上看出了老党员的可贵品质和先锋本色。”

防“火”于未然

    “化解医疗纠纷,就跟消防工作一样,纠纷的预防比调解更重要。调解员要通过自己的努力建立和谐医患关系,预防和避免医疗纠纷发生。”刘经洲深知调解员不仅仅要做一名“消防战士”, 还要防“火”于未然。

经过几年的医疗纠纷调解实践,刘经洲发现了医疗纠纷发生的规律和风险点,总结整理了《医疗纠纷防范要点》,并在全县各医疗机构进行培训,受到各医疗机构欢迎。范县医疗纠纷发生率五年内减少了41%。

    刘经洲还义务承担起全县人民调解员培训工作,先后5 次进行了包含纠纷预防、调解技巧等内容的培训,参训人员1000 余人次。刘经洲每成功调解一起疑难复杂医疗纠纷,就把调解技巧、成功经验和心得体会写下来编成案例。他还收集整理范县近年来的调解案例,主编了12 万字的《我们身边的调解故事——范县人民调解案例100 例》一书,把在实践中积累的调解经验和调解技巧浓缩在书中,为调解员学习借鉴提供资料, 有效提高了调解员工作质效。

    “为民调解行善事,排忧解难积功德”⋯⋯医调委墙上当事人送来的一面面锦旗,是刘经洲的工作写照,更是对刘经洲辛勤付出的肯定。

医疗纠纷的“消防员”患方当事人为刘经洲(左一)送来锦旗

医疗纠纷的“消防员”刘经洲(右)听取当事人意见